• 亲情故事
  • 爱情故事
  • 情感故事
  • 哲理故事
  • 名人故事
  • 民间故事
  • 鬼故事
  • 现代故事
  • 传奇故事
  • 寓言故事
  • 童话故事
  • 神话故事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青少年一定要读的亲情感恩故事_偷东西的母亲 (精选范文)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5-12-29

    很小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是十分了解自己的母亲的。那时的母亲漂亮、贤淑而又坚强,他认为,母亲是天下最伟大的女性。

    那时,父亲在学校教书,虽然学校离家不足五里地,但父亲固执地住在学校,一周难得回家一次。家的担子就由母亲一个人挑着,里里外外一把手,将家料理得井井有条。

    无论是待他和弟弟,还是待父亲,母亲都极温柔,她是一个不知道发脾气的人,总是一脸温暖的微笑,将他幼小的心烘得暖暖的。那时的日子十分艰难,粮食总不够吃,因而米粑便成了奢侈品。即使如此,母亲仍每月要蒸一次米粑,给他和弟弟解馋。那米粑是用筛下来的碎米磨成粉做的。这些碎米不好做饭,母亲便不辞辛苦,下了工回家后连夜推着笨重的石磨,将碎米磨成粉。推着石磨的母亲是疲惫的,油灯下,总有一串串汗珠在她那蜡黄的脸上泛着虚弱的光。但母亲的眼神是快乐的,这快乐给了他和弟弟甜蜜的希望,于是他和弟弟会围着石磨等待着。等待的过程是欢娱的,因为自始至终,都有母亲的笑声相伴。

    每一次米粑都是做成六个,又小又薄。米粑蒸熟后,母亲会分给他和弟弟每人两个,剩下的两个,母亲则用手绢小心地包好,连夜送到学校去,好让父亲吃上还带着温热的米粑。母亲自己却从来未尝过一口自己亲手做的米粑。母亲说,她不喜欢吃米粑,吃了就反胃。就是这个理由使他和弟弟都相信了,因而也从未坚持让母亲吃过。

    但有一天,弟弟在吃米粑的时候,一只大公鸡到弟弟手上抢食,将米粑啄了就跑。母亲追了好远才将米粑从鸡嘴里夺下来。但此时米粑已经脏了,弟弟嚷着不要,也不愿意吃。母亲便用水将米粑洗净了,自己慢慢地吃起来,她吃得那么投入,那么痴迷,仿佛这米粑是天底下最最美味的佳肴。也就在那一刻,他的眼睛湿润了,他读懂了母亲那“不喜欢吃米粑”的谎言后面的炽热的爱心。所以后来的日子,每次蒸米粑,他都懂事地、固执地要求母亲亲口尝尝。但母亲仍然不吃,逼急了,她就说:“我和你爹每人一个,等我给你爹送米粑时,我在路上吃。”

    那时的他已经懂事,猜透了母亲是在推托,是在说谎。对母亲强烈的爱使他固执到要亲眼看见母亲吃过米粑才安心。所以母亲再次为父亲送米粑时,他坚持跟了去。

    一路上,母亲的脚步是欢娱而又轻快的。“那两个米粑被她包在手绢里,捂在怀里,似价值连城的宝贝。来到学校,母亲推开父亲的房间,却突然一下子用双手捂住了他的眼睛。那手绢包着的米粑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母亲并没有去捡它,而是慌忙拉着他的小手就往回走。一路上,脚步沉重得在路面砸出沉闷而又压抑的回响。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心地去问母亲,但母亲一言不发。

    就在那天晚上,父亲随后也赶回家来了。他看见父亲跪下了,他听到父亲说了许多请求原谅的话。母亲第一次对父亲没有了笑脸,第一次待父亲那么严肃。她好久都没吱一声,直到后来才说:“离婚吧。”语气出奇地平静。

    父母就这样离了婚。父亲很快就与邻村的一个寡妇结了婚,成了那寡妇拉扯着的三个孩子的父亲。他这才隐隐品味出这桩婚事与父亲那晚向母亲下跪之间的因果关系。为此,他十分伤心,暗暗地哭了好几回。但他没见母亲流过泪,母亲仍微笑地面对他和弟弟,仍极力将欢乐和幸福传递给他和弟弟,一如往常。由这件事,他更加读懂了母亲,读懂了母亲温柔内心里

    的刚强。

    失去父亲的家庭生活更加艰难。曾有一段时间,家里的粮食即将告馨。连续两天,母亲再也不吃饭,而是看着他和弟弟吃。母亲说,煮饭的时候,她已经先吃了。他立即明白了这是母亲的谎言,就像说“不喜欢吃米粑”是一样的。那时他已经十二岁,读五年级,已经知道了关心母亲。他不能让母亲饿肚子,于是他偷偷地跑到生产队的红薯地里扒红薯,扒了一书包,欢天喜地地背回家。他本以为母亲会十分高兴,可谁知他平生第一次挨了母亲的打。那一天,母亲少有地严厉,打过他之后,母亲又抱着他哭了,一边哭一边告诫他:“宁可饿死,也不能偷东西,这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必须具备的品德。”母亲的话对他的触动很深,他明白了做人的准则,也更读懂了母亲正直的品性,对母亲充满了钦佩。

    但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却是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的,使自以为十分了解母亲的他陷入了迷茫,他开始带着疑惑的目光审视母亲。

    那是秋日的一个清晨,他和弟弟还没有起床,生产队的队长就带着几个民兵闯进了他的家里,说队里打谷场上的粮食昨晚被人偷了,他们怀疑是母亲所为,要对他家进行搜查。听了这话,他十分气愤,他认为母亲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队长说这样的话是对母亲极大的侮辱。但母亲有些慌乱,她低声下气地向队长央求:“有话等孩子们上学去了再说吧,别当着孩子的面。”于是母亲催他和弟弟快起床,早早地就打发他和弟弟去上学。

    走出家门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门口的地面上洒了好些谷,这些谷像一条线,蜿蜒向远方伸展。他顺着“谷线”往前走,七弯八拐,竟走进了打谷场。他惊呆了,难道母亲真的偷了生产队的谷?他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可连着自家与打谷场的“谷线”又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去上学,而是折身回家,他想把事情弄清楚。回到家时,母亲已被民兵押走了。他赶到生产队队部,正看见一个民兵往母亲的胸口挂牌子,牌子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偷盗分子”。这四个字刺激得他几乎要跳起来,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要将那牌子从母亲胸口摘下来。生产队长拦住了他,呵斥他:“你一个小孩子胡闹个啥?”他大声叫喊:“我妈妈不会偷东西的,她不会!”队长冷笑:“我们有证据,不是空口说白话。你一边去,别妨碍我们工作。”他扑过去拼命摇晃母亲:“妈,你告诉他们,你是冤枉的,你是清白的!”母亲满眼是泪,但不敢正视他的眼睛,目光躲闪游离,尔后蚊呓般喃喃而语:“妈偷了。”

    虽然声似蚊呓,但听到他耳里无异于炸雷,他惊呆了,他木讷了,他傻了。

    这就是母亲,一个说过“宁可饿死也不能偷东西”的母亲,一个儿子扒了几个红薯都要挨一顿打的母亲,一个那么刚强、正直、贤惠的母亲,她竟然自己做起了小偷!刹那间,母亲的形象在他的心目中垮塌了。

    母亲被民兵押走了,到村子里游街去了。那“偷盗分子”的牌子在她的胸前刺目地摇晃,她的手上拿着一面铜锣,每走一步,她就要自己敲一下锣,喊一声:“我是小偷。”当!“大家莫学我的样!”当!??锣声刺耳而沉闷,一下一下地响在村子的上空,也一下一下地敲在他的心里,使他的心发冷发颤发紧,不堪忍受的耻辱使他抬不起头来。

    以后的日子,同学们经常耻笑他,说他是“小偷的儿子”,是“小小偷”、“小偷崽子”。

    只要与同学偶有不和,他们就会做着打锣的手势,一遍又一遍地怪叫:“我是小偷!当!大家莫学我的样!当!”每当这时,他除了以打架来维护自己的尊严外,再也找不到洗刷耻辱的方式。一度让他钦佩让他崇敬的母亲现在成了一座耻辱的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渐渐长大了,但岁月并没有掩住母亲那小偷的坏名声。推荐上大学,推荐当工人,这一切好事都因为母亲的污点而与他无缘。就是找对象时,母亲那段历史也成了姑娘们不愿走近他的障碍。他虽然懂事了,体会得到母亲偷粮食也是为了让他和弟弟能生存下来,但他无法原谅母亲为自己带来的耻辱和阴影。他对母亲的感情大打折扣,甚至生出怨恨;如果不是因为母亲,自己一定不是这种窝囊的活法。

    后来“三线建设”他主动报名去了鄂西北。他知道那里的条件十分艰苦,但他还是毅然离开了家乡,潜意识里,他是为了走出母亲那小偷的阴影,好有一清白的人生。

    在鄂西北,他与当地的一个姑娘相爱,并倒插门当了上门女婿。这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家,他将对家的思念与母亲那段小偷的历史一起尘封起来。

    日子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他的孩子也长大了,母亲一封接一封地来信,说身体不好,恐不久于人世,希望有生之年能再见他一面。他这才匆匆带上妻子儿女赶回老家。

    回到老家时,母亲已溘然长逝,但遗体并未下葬。弟弟说,母亲交代:就是死了,也要与他见上一面才能入土为安。这句话使他震撼而感动,忍不住潸然泪下。

    一个老头子在母亲的遗体旁长跪不起,看时,竟是已经年迈的父亲。父亲与母亲离婚已三十多年,仍对母亲如此情深,也着实令他感动。他上前扶起父亲时,父亲泪如泉涌,向他讲述了一段隐藏三十多年的历史。

    原来,当年到生产队偷粮食的并不是母亲,而是已经离了婚的父亲。父亲是为了寡妇去偷粮食,因为寡妇的孩子多,食量大,家里的粮食不够吃,为人师表的父亲才做出这种不体面的事。在偷粮的时候,父亲被巡夜的民兵发现了。民兵一路追赶,父亲走投无路才躲进了前妻的家里。

    “民兵找上门来的时候,我本来打算承认粮食是我偷的,但你母亲拦住了我,她说,如果我偷粮食,我一定会被学校开除。那我以后无脸做人不说,失去工作更无法生活。她只是一个农民,大不了坏了名声,与生活没什么影响。所以你母亲揽过了所有的罪责。”父亲哽咽着,满脸羞愧地说:“我负过你的母亲,但你的母亲却以德报怨,为我背负了近三十年坏名声,这件事使我一生良心不安。我愧对你的母亲呀。后来,我几次找你母亲,要求复婚,但她坚决地拒绝了。她说,我已经伤害过一个女人,如果是人的话,就不要再去伤害另一个??”

    听着父亲的叙述,他震颤了。母亲呀,三十年来,你为负心的父亲背负着小偷的黑锅,趟过世人的白眼,这需要多么广博的情怀和多么无法思议的坚强啊。孩子误解你整整三十年了,等到真正读懂你,已经是太迟太迟了啊!他“咚”的一声跪倒在母亲的遗体前,号啕大哭,泪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