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

content2

content3

content4

content5

content6

content7

content8

content9

content10

content11

content12

content13

content14

content15

content16

content17

content18

content19

content20

content21

content22

content23

content24

content25

content26

content27

content28

content29

content30

content31

content32

content33

content34

content35

content36

content37

content38

content39

content40

content41

content42

content43

content44

content45

content46

content47

content48

content49

content50

content51

content52

content53

content54

content55

content56

content57

content58

content59

content60

content61

content62

content63

content64

content65

content66

content67

content68

content69

content70

content71

content72

content73

content74

content75

content76

content77

content78

content79

content80

content81

content82

content83

content84

content85

content86

content87

content88

content89

content90

content91

content92

content93

content94

content95

content96

content97

content98

content99

content100

content101

content102

content103

content104

content105

content106

content107

content108

content109

content110

content111

content112

content113

content114

content115

content116

content117

content118

content119

content120

content121

content122

content123

content124

content125

content126

content127

content128

content129

  • 写人作文
  • 状物作文
  • 叙事作文
  • 节日作文
  • 写景作文
  • 动物作文
  • 植物作文
  • 抒情作文
  • 励志作文
  • 想象作文
  • 话题作文
  • 童话作文
  • 写信作文
  • 续写
  • 改写
  • 记叙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日记
  • 周记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作文 > 体裁作文 > 周记 > 正文

    灵魂的美丽与日常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9-05-21 09:43:35

    “安”有一份淡之美。“安” 便是洗尽铅华,将生命安置到无尘的精神净土,散发着澹然之美。而安然独处于本身精神领地的人们,始终连结着生命的本质。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聩。大千世界,五花八门,那些不安地在这世界上趔趔趄趄、俯首帖耳的人,他们的生命已被着上了各类色采,却无从灵通生命原本的样子。本来浑厚天真的生命已涣然一新,不知算不算可悲呢。陶渊明安居故乡,“采菊东篱下”,他的生命俭朴澹泊,读他的诗如一阵清风从时光深处吹来,拂过每一颗发急苍茫的心。庄子“曳尾于涂”,安于俭朴平淡的糊口,安于本身安适的精神世界,生命之本质淡到通透,折射出聪慧之光。

    “安”有一份和谐之美。不安带来躁动,躁动激起碰撞与辩论。针尖对麦芒,不用停的世界由此发生。我想,“安”则分歧。“安” 因此一种圆融自足的姿势柔柔地摩挲着生命,也恰是如许,才发生了和谐之美。

    王小波历来推重“不安”,鄙夷规行矩步的人生,他曾说过他但愿生命“像炭上的一滴糖”,永久不安地劈啪作响,而他的人生也简直像他本身所但愿的那样,始终连结着不安的地步。但是我却更陶醉于“安”的姿势,在我眼里,“安”有一种美,在这个骚动嘈杂的世界,超然出尘,美得澄静,令人向往。

    “安”有一种和缓而不夺目的光采,抖擞着沉寂的、淡淡的和谐之美。但是“安” 其实不即是平淡。平淡昏暗无光,并没有美感可言,而“安”之美,是生发于魂魄的;没有对抱负的固执,没有对心里世界和生命本色的怜惜,凑数其间、满意近况的“安”只能是平淡。

    “安”有一份静之美。这便是“安”,勾引不能动其心,名利不能扰其形,哪怕贫寒,哪怕大名鼎鼎,却模仿还是沉寂地安守于抱负的净土。比之那些在名迷惑惑眼前如坐针毡,为蝇头小利撒手抱负与寻求的人,那些沉寂地连结“安”的姿势的人多了一份安静与服从之美,无怪乎抱负经常会走近他们,命运经常会看重他们。但是陈景润几十年如一日安于一张书桌前,勤学不辍地摸索着数学的秘密;居里佳耦安于实行室,不竭攀缘迷信的颠峰;钱锺书安于在学术地步上默默耕作,究竟结果采撷到累累硕果。当代社会的特性之一便是高速运转和变更。年青人频仍地跳槽,都会人的生理急剧地变革着,焦躁地奔波于得失成败之间,人们愈来愈“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