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情故事
  • 爱情故事
  • 情感故事
  • 哲理故事
  • 名人故事
  • 民间故事
  • 鬼故事
  • 现代故事
  • 传奇故事
  • 寓言故事
  • 童话故事
  • 神话故事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故事 > 哲理故事 > 正文

    小吃车创业项目 [吃虫吃出创业项目]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8-12-17 09:54:49

      如果小编说吃虫吃出了创业项目,你信吗,下面小编带来这个小故事让你大开眼界。。

      如果你在餐厅吃饭,美味菜肴中出现一条扭动身体的白胖蛆虫,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尖叫?作呕?黄智然的第一反应是,这可以做成一道好菜,取名为“金色浪漫”,把这条白胖的蛆虫和黄瓜、小番茄、葡萄干、肉松一起热炒而成,“卖相好,营养价值高,就看你敢不敢吃了!”这个21岁的年轻人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药学专业的一名大二学生,从2013年6月开始,他发起和成立了一个名为“食虫部落”的校园社团开始做起在武汉高校推广吃虫的“大项目”,而他的目标远不止步于“吃”而已:帮助至少5家昆虫养殖户、引入具有市场前景的8种食用昆虫、在武汉地区开办1至2间食用昆虫主题餐厅、开办3个食用昆虫小吃驿站,“食用昆虫足以支撑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是我的目标。”

      “我们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各种专业的都有,但我们的共同点是——吃货,是狂热的食虫爱好者,来到武汉后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食虫这回事……”2013年6月,14名虫友组成一个名为“食虫部落”的团队,这个团体只有一个活动目的——吃虫子,不但自己吃还要带动大家一起吃,计划发起者、华科学生黄智然的口号是“消灭传统偏见,世界属于吃货!”

    吃虫吃出创业项目

      吃货力量大自建团队吃虫子

      黄智然来自河源,作为一个资深吃虫人士,黄智然坦言,小时候就已经开始吃虫子了。“我小时候住在乡村,吃自己上树掏蜂巢吃蜂蛹是常有的事情!当时就是生吃,觉得味道很好,老人也说有营养。”后来稍大一点,黄智然也经常到树林里捉黄粉虫、竹节虫吃,“一般这些虫子都是油炸着吃,毕竟虫子也属于野生动物,有些有细菌和寄生虫。”

      然而从自己爱吃虫子到成立团队推广吃虫还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2013年5月19日,《世界周刊》发布了一条‘食用昆虫,改变世界’的视频倡议,当时很多媒体都转载了这条新闻,我看了也觉得深受启发。”既然联合国粮农署都推广吃昆虫,于是干脆几个人一合计组成一个“食虫部落”的团队,让武汉学子们知道吃虫的乐趣和好处。

      去餐厅推广

      拒绝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

      黄智然和虫友们开始了执行他们的“伟大计划”,既然要做就要朝“专业”的路子走。组建团队不到一个月,团队决定把食用昆虫计划作为正式项目进行立项,临近考试的黄智然一边复习应对考试,一边见缝插针挤时间拿出了第一个《食虫部落初期计划书》。这个长达12页的项目计划花了黄智然一个星期的时间,长达8000字的计划书分为九个部分,可谓做得有板有眼。

      计划书做好之后,如何拉赞助成了黄智然最头疼的问题,根据他的计划,初期活动经费大约需要5500元左右,大家都是大学生,自己出钱做项目有悖项目推广的宗旨,于是黄智然开始为拉赞助四处奔走,一开始,他把目光锁定在学校周围的一些餐厅,虽然这些餐厅卫生条件也是一般,但是每当黄智然提出希望餐厅配合制作一些昆虫食品并且赞助他们的“吃虫大会”时,大部分老板都断然拒绝,“有个老板一听说我们要做虫子菜,连连摇头,还说,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恶心,我们平时菜里有虫子,顾客还嚷着要退钱,你现在还要我做虫子菜,想想都恶心!”

      后来,黄智然在不断被人拒绝中我也锻炼了自己:“原来别人拒绝我,我会觉得很难堪,现在,拒绝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我已经完全适应了!”

      开吃虫大会

      吃着不觉想着挺恶心

      2013年12月1日,在黄智然和团友们的共同努力下,一场“吃虫大会”正式在华中农业大学拉开帷幕,为了筹备这次大会,黄智然和团友们不但四处收集昆虫食谱,上网购买食用昆虫,还组织小伙伴们亲自下厨制作虫虫大餐:蜂蛹寿司、虫虫拼盘、烧烤蚂蚱串、竹蛹三明治、爆炒蛆虫、干煸黄粉虫……这场“吃虫大会”在华中农业大学桃园食堂前火热“开吃”。

      活动开始后,吸引了不少大学生的关注,长约15米的活动区内挤满了人,同学们现场烹饪各式昆虫,黄智然们购买的50余斤昆虫全部是从云南空运过来的食用昆虫,其中蚂蚱是15元一公斤、蚕蛹12元一公斤、黄粉虫20元一公斤。团队还为这些虫虫大餐取名“青原一点红”、“青虫泛舟”、“五谷丰登”、“阳春白雪”、“金色浪漫”……

      “当时,很多虫子都被大家吃得差不多了,但是一道由蛆虫制作的菜肴'金色浪漫'却没人敢动筷子!”

      “最后是华农的昆虫学专家周兴苗教授亲自试吃,才有同学闭着眼睛吃了一口,实际上这些蛆虫是人工饲养的无菌蛆虫,但是品尝者仍然说吃着不觉得,想着挺恶心!”黄智然说,“这个事情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在你的努力下,人们去做了一些其实很正确但是以前不敢做也不会做的事情,感觉很棒。”

      看好昆虫餐

      毕业有条件就创业

      黄智然发现武汉的昆虫养殖户不多,但他觉得食用昆虫的市场还是有的,他们曾经在华中科技大学做过一个小范围的昆虫食用推广问卷调查,当时发出了112份问卷,问卷结果显示,91%的被访者认为“昆虫味道还行,可以接受”,其中有34%甚至认为“味道很好,喜欢吃”;受访者中,75%表示在品尝过一次昆虫餐后希望以后再吃到昆虫菜,82%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学校旁边开了昆虫小吃档或餐厅会光顾,“这说明,推广昆虫食用并非那么困难,大家之所以不吃还是因为没有尝试过!其实在广东和云南,昆虫食品早有成熟的产业链。”黄智然对此信心满满。

      黄智然告诉记者,虽然推广吃虫的项目做了大半年,并没有获得太多经济效益,但是让他对创业萌发了浓厚的兴趣,“我学的是药学专业,但是这个项目让我对创业有了全新的认识,毕业后,如果有条件我会选择创业,如果不行我就先工作几年,但是将来肯定还是会选择创业的,虽然虫虫食品目前市场还不太好,但是世界变化这么快,将来怎么样,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