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场素材
  • 历史典故
  • 名人故事
  • 哲理故事
  • 成语大全
  • 时事论据
  • 优美段落
  • 优美词句
  • 名言警句
  • 祝福短信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作文 > 作文素材 > 优美词句 > 正文

    那年没有秘密的青春_男生青春期的秘密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8-11-09 06:26:21

      暑假刚开始的第三个星期,宸珍的好友夏木来她家里玩。两个女生坐在地板上一边喝可乐一边看电影,阳光透过玻璃在地面上勾出几枚小方格,蝉鸣一声接着一声,宸珍觉得惬意极了。但夏木似乎并不快乐,平时话很多的她此刻静悄悄,垂着头摆弄裙角。宸珍问她:“你怎么了?”

      夏木犹疑地说:“我好象是喜欢上了一个人。”

      宸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摇摇头继续看电影。这句话夏木每年至少讲两次,她早就见怪不怪。夏木是长相漂亮,家世又好的女生。她父母均是本城著名商人,哥哥在美国读MBA,这样的女生脑子里根本没有学习的概念,生活目标就是吃喝玩乐。

      “喂,人家现在心情很复杂,你安慰我几句好不好?”夏木一脸沮丧。

      “你心情从来就没简单过。”宸珍无奈地摆摆手:“说吧,这次是谁?”

      “他叫王拓谷,你知道吗?那天我看见他……”

      宸珍早就关闭了听力系统,一心一意地盯着电视屏幕看。小电影《会飞的海龟》,是讲伊拉克战争时期的儿童。艰辛的生活,绝望的女孩,每每带着目盲的弟弟打算自杀。宸珍有时候觉得像夏木这样的人,放到中东去呆一个月,她才能懂得这世界上比爱情重要的事情有多少。

      没几天,宸珍就见到了王拓谷本人。那一天她正在睡午觉,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起,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讲:“是艾宸珍么?你朋友夏木晕倒在我家,如果你不忙请来接她一下。”

      什么?宸珍被吓醒,立刻坐起来拿出纸笔:“请告诉我地址。”

      王拓谷家在郊区某高级别墅区,宸珍付出租车费时恨得牙痒痒,这帮纨绔子弟,出了事还要贫民来收拾烂摊子,真该饿他们几个星期。她忿然地摁响门铃,门打开时却愣了一下。

      面前的男生分明是小混混的模样,凌乱头发,夸张服饰,表情满是不耐烦。但是他的眼睛却让宸珍想起一首诗来:你的眼睛没有秘密,也没有边际。那个瞬间她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生都把心思放在娱乐八卦上了,有这么好看的男生,即使每天看几眼也会精神振奋。

      王拓谷让出位置让她进去,一边解释说:“我已经叫医生看过了,只是中暑,休息一下就没什么事了。”

    那年没有秘密的青春

      夏木就躺在沙发上,但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宸珍纳闷:“怎么会中暑?”

      “不知道,是保安来敲门我才知道她在门外的。”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厌恶,宸珍转头看他一眼,静静说一声“对不起”,然后拍一拍夏木的脸:“喂,醒醒!”

      夏木好半天才睁开眼睛,对周围一切不明就里,宸珍拉起她就向外走。在出租车里,夏木才告诉她:“其实我是假装晕倒的,怎么样?我演技好不好?”

      宸珍觉得她又可气又可笑,如果她们不是一起长大,她发誓自己再也不会理这个人。

      开学之后就是高三,宸珍的父母向来开通,从不给宸珍压力。但她自己却放松不下来,苦读了十年书,不就是为最后那张纸么?何况她又是老师最得意的学生,无论怎样也是闲不下来的。她一边忙着课业一边备战各种比赛,准备多拿几个奖项高考时得到加分。

      没想到在赛场上又见到王拓谷,他就坐在她后面,也是参加比赛的学生。这一次他穿印摇滚明星头像的T恤,宽宽的格子短裤,左耳上一只亮晶晶的耳钉。

      宸珍怔了一下,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同他打招呼,他已经先开口:“怎么?我不像是优等生?”

      “当然不像。”宸珍并没有太理他,坐下来后就不再回头。王拓谷也没有下文,安安静静地答完卷子,和其他人一起离开。在路上宸珍又看到他,他骑着一辆黑色的自行车,戴一顶蓝色的棒球帽,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他真的很好看。可是他为什么会是一个好学生呢?

      后来宸珍才知道,王拓谷在学校里排名前十,各门功课都很优秀。而他的母亲是服装设计师,亲自为儿子挑选服装,所以眼光才那么前卫。

      他们常常在学校里碰到,办公室,各种大小比赛,补习班,小礼堂。但每一次他们都只是淡淡点个头,不打招呼。每个学校的优秀学生见到彼此都是这样,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恨不得对方成绩一落千丈。多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多一个威胁,宸珍不是不感慨的,谁说学生最幸福?现在的学校,整个儿一个浓缩型社会。

      如果不是那件事,宸珍大概永远都不会与王拓谷熟络起来。她并不喜欢高傲的人,也不喜欢太醒目的人。但那一天,她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时,天已经彻底黑了。教学楼门口有一块地不太平,加上雪还未化,她一没注意就滑倒了,脚踝一阵钻心的痛,她尖叫一声,几乎哭了起来。

      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怎么了?”

      宸珍回头,看到正在下楼的王拓谷,他也看她一眼,立刻明白过来。几大步跨到她面前,背起她就跑。

      得到的结果是左脚骨折,至少得住院半个月。宸珍听完医生的话就傻了眼,她急急地问:“有没有别的办法,我还要考试……”

      王拓谷打断她对医生讲:“请立即办住院手续吧,我去通知她父母。”

      “什么?喂你……”

      他将一只手套塞进她的嘴里,一转身就走了出去。

      自此,王拓谷成了宸珍的辅导老师。他每天放学后都来给宸珍讲解复习重点,虽然不是很专业,但宸珍一听就明白了。当然,除此之外也会说些别的,比如:“你每天回家这么晚你父母不担心吗?”

      “你见过有几个高考生回家很早的?”

      再比如:“我觉得波伏娃和康德真的好般配。”

      “波伏娃是萨特的老婆,你这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