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一作文
  • 初二作文
  • 初三作文
  • 中考作文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作文 > 初中作文 > 中考作文 > 正文

    老三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8-03-11 10:57:51

      老三躺在肝胆外科的病床上,头发稀疏得好像只有三根毛。这是我在他手术后来的第一次,他眼睛时睁时闭,鼻子上插着两根管子,嘴上铺着湿润的卫生纸。旁边的儿子三全和老婆成央时不时拿勺子沾点水,蘸湿卫生纸。老三还不能说话,父辈们在走廊上踱步,大家都不说话。我歇了一口气,坐在旁边的空病床上,凝视着不省人事的老三。
      老三一家的情况,常常作为家族聚餐时的谈资—— 一家三口,独具特色,不过大家可不是面带喜色。
      父辈们在高高的桌子上吃饭,以我的身高,看过去的全是腿,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见到老三。我对老三没什么印象,倒是他儿子——本来老三是我父亲的弟弟,按理说,他儿子三全应该比我小,但事实上偏偏大了我三岁,令我印象深刻。他儿子跟我抢玩具,我当然是抢不过他的。小小的心中留下了抢玩具的嫉恨,这是我对三全的第一印象。三全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并且特别喜欢玩游戏,我三年级的暑假,三全刚好小学毕业,特别闲,我也觉得有个人做伴总是好玩的,于是就邀请他到我家来玩两周。三全也满心欢喜以为是来玩的,我也满怀期待认为堂哥来了,又可以玩出许多花样了,结果每天却是被我妈“这个绝对值,那个代数”。而且我当时是很有正义感的,我的PSP宁可交给爸妈也不能让他玩,他偷偷玩电脑,我还会找妈妈告状。现在想起来他也许是有点失望的,还不如在家玩玩游戏,反正他妈也没怎么管他。尽管堂弟告状,严厉监管,也不能阻拦三全享受敲击键盘的快感,他依然坚持不懈地想方设法偷偷玩着游戏。两周的时间过得很快,之后我俩便只在每年过年的时候见过几回。中间有几次过年的时候,老三让他带着我,在县城里面玩,三全出了家门就跟我说去上网,我以为是上百度,搜搜一万个为什么,直到他把我带去网吧,我才明白,所谓的上网就是玩游戏。那也是我第一次去网吧,三全一边走一边对我说“我不是要带坏你,我只是……”,我只记得前半句。
      三年过后,三全被迫留一级初二,并且被确诊有严重网瘾。一年过后,他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在家里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花了许多的钱,老三又低三下四去求人,终于,他进入了全省数一数二的高中。老三说,他从来没有低三下四地求过人。脾气不好的老三也能忍受学校领导瞧不起人的眼光。几个月后,因为逃课、上网等等原因,三全被学校劝退,在多方面的努力下依然没有能够挽留住。一年后,三全被迫进入了汽修专修学校;两年后,从汽修学校毕业,进入沃尔沃4S店干了几个月,辞职回家。三全,在家族教育晚辈的时候一直是一个反面例子。我有两个堂姐,都大了我十岁,大家平时联系都挺紧的,“堂哥”,一般这个词从弟弟嘴中说出来时,应该是充满着自豪——堂哥一般会带着弟弟闹翻天花板,胆子奇大,脑瓜猴机灵。对不起,我记忆里的堂哥有点不一样。
      前些年,我才刚刚升上初中。为了能养家糊口,老三必须要离开家人,到薪酬更高的昆明去工作。大家都觉得这是件好事,感觉老三的人生渐渐走向稳定和发展。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男人工作稳定,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在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的时候,老三在昆明干了没多久,成央(老三的妻子)便怀疑他有外遇,并且没有努力工作。这是她最开始的想法,并没有人知道。然后她开始各种向身边的亲戚灌输思想,并且向他们侧面打听老三的各种消息。有一夜打电话给我爷爷,也就是老三的父亲,在电话里争论了很久,爷爷当然是清楚自己的儿子不会干出那样的事,她却一口咬定,老三就是在公司里干见不得人的事。爷爷一个老人,身体状况当然是不允许他生那样的气。父亲性子本来也容易冲动,实在看不下去了,接过电话把她痛骂一通。家族里的人都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她嗤之以鼻。第二天,三全在朋友圈公开发表说说:“从此与姓赵的势不两立。”不知道老三当时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他在空无一人的评论区留下一句话:“儿子,有些事,你以后就会明白。”老三!怎一个“忧”字了得!到最后变本加厉,成央闹到老三在昆明的公司的领导那里了。没办法,名声被搞坏了,只好走人。临走之前,领导拍拍老三的肩膀:“兄弟,啥子都好,就是婆娘讨撇了。”
      “走吧,过几天再来看你幺爹。”思绪从千里之外被拉回来,我跟随父亲一起离开了住院部的大楼。回家的路上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一直喜欢在车上和我谈论的父亲一言不发,或许他正在考虑老三医疗保险的事情,几十万的医疗费用对老三来说不算一个小数目。
      过了几天,再次去医院看老三的时候,他已经能够说话了,躺在病床上,面色还是苍白的,刚做完手术,还有一点发烧,看到大家来了,便坐起身来。寒暄之后,便是说自己身体感觉还好,大家也有说有笑的,尽量让老三的心情好一些。强颜欢笑戛然而止,大家都没话说了。老三面带一丝苦笑,低头看着病床上的被单说:“医生说最多活三年,我倒是没有多想。哈。”语气很平静。顿了一会儿……还是没人接话。看着气氛有点尴尬,老三又说起出院的事情和安排等等,父亲说到时候来送他回家。大概过了有几个星期吧,听说老三出院回家了。之后便是很久没有见过他,直到我堂姐的婚礼。
      堂姐的婚礼也在老三的县城举办,于是我们提前赶到这里,拉上老三一起,顺便看望他。单元门口是菜贩子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这栋老楼可能也是二十年前修的。走楼梯爬到了五楼,门是敞开的,客厅里摆满了学生用的桌椅,墙上挂着一块不大符合上课人数的黑板,黑板上写着乘法表。卧室,老三正躺在床上看电视,看到他气色比离开时好了很多,大家都很欣喜,便开始问问情况。沉寂,沉寂。
      “我想这个婚,还是把它离了。”
      “现在搞得我是个拖后腿的,要依靠她来生存。她半夜上个厕所,都要起来说我两句。”
      “撇死,我回老家种田,我在老家还有几块地!”
      成央突然冲进门来,开始与老三发生争执,大家都吵吵起来,各自有各自的说法。父亲让老三起床,准备走了,争论声充斥着整个房間。我走到客厅,三全正在给小学生讲算数,我上前与他搭讪几句,问他这几天在干什么,他的回答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听说他前几天还在拿买菜剩下的钱泡网吧。
      过年回老家的时候,看见老三正在倒腾炭火,嘴角上扬,还给我开开玩笑,看得出,在老家的日子还真不错,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老三卖掉了之前的轿车,还了治疗的费用,买了一辆二手的面包车,有事没事可以拉一些煤送去给镇上的村民。天气好的时候,他便带上一把躺椅,拿着鱼竿去河边。生活有了规律,不慌不闲,每天下几把象棋,老三与生活的关系改变了,他不再受命运和生活的恐吓。我还给他推荐我正在看的《教父》,他翻开一看,卷首语“财富的背后总有犯罪——巴尔扎克”,“这些话,说得真实在……”打开了话匣子。燃烧的木头,放出了很多呛人的烟子,风把烟子吹向老三,不知是被呛着还是怎么的,老三用手擦着眼睛。
      过年走后,到现在,再也没有见过老三,老三没有离婚,每天依然在家族的微信群里坚持发正能量句子和一些搞笑的小视频。虽然我们每天都在看着那些无用而又浮夸的文字,但是老三正在屏幕面前,嘴里说着“我去”又在暗暗发笑的场景,好像又浮现在我眼前。他对一个家族来说也许是特例,但也只是一个生活在大千世界中的普通人,社会中依然有千千万万的人患这种病,受这些苦,经历这些分分合合。突然就想起母亲之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可能就是不一样的世界和命运带给我们的。社会这样存在自然有它的道理。正因为有了差别,才能够有凸显。老三对生活的不放弃,看起来就像电视剧一样千篇一律,但是当你真正身处那个环境,你才能够明白,平凡当然是好的,但当生活跟我们开玩笑的时候,我们也要拿出让命运敬畏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