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年级作文
  • 二年级作文
  • 三年级作文
  • 四年级作文
  • 五年级作文
  • 六年级作文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作文 > 正文

    特殊性思辨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8-03-11 10:56:28

      开栏语:理性思辨决定一个人思维的高品质,而思维的高品质决定他为人处事的高境界。为有助于创新型人才的选拔和培养,我们的高考试题也一直注重对考生思维能力的考查,今后这一趋势会越来越显著。
      本栏目旨在通过简约清晰的梳理和深入浅出的例析,以例话与操练的方式,通俗而有趣地启迪读者,什么是理性思辨,怎样用好理性思辨以进入语文学习和高考作文的卓越境界,同时提升为人处事的品位。
      肖家芸,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曾获全国语文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上海教育年度人物、上海市育德之星等称号。出版有《理性思辨与高考作文修炼》《理性思辨例话》等著述。
      世间不同事物或是矛盾各有自己的特殊性,即便同一事物或是矛盾在不同阶段也往往表现出各自的特殊性。事物或是矛盾的这种特殊性,决定了我们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去看,不能一刀切去做。从事物或矛盾的特殊性出发,去思考辨析问题,做出取舍决断,即所谓特殊性思辨。
      一、事物的特殊性思辨
      事事物物本各异,且发展变化着。在读写表达中,事物是借助词语指示的,而同一词语指向的往往是不同事物,因为同一词语在不同语境中赋予了不同承载,表达者正是借助于这种灵活性、多样性,用同一个词语实现表达的丰富与奇巧。赏析写作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揣摩关键词语,尤其是品玩同一词语富含的多层意向。
      1.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宋代 王观)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上阕“眉眼盈盈处”中“眉”“眼”承前指。一是山水秀丽得像美人眉眼一样的地方,代指友人此行去向——美丽浙东;二是脉脉含情的神态,指为友人送别情景—— 一往情深。下阕最后两处“春”所指也不同。“赶上春”的“春”实指春光。而“和春住”中“春”有虚实两层含义。一是实指春光,含惜春之情;二是虚指与亲友相处的美好时光,寓祝福之意。
      2.鲁侯献鼎(《国语》)
      昔齐攻鲁,求其岑鼎。鲁侯伪献他鼎而请盟焉。齐侯不信,曰:“若柳季云是,则请受之。”鲁欲使柳季。柳季曰:“君以鼎为国,信者亦臣之国,今欲破臣之国,全君之国,臣所难。”鲁侯乃献岑鼎。
      画线句中“国”本指极珍贵的寶物,语境不同指向不同。“君以鼎为国”相对于“君”(鲁侯)而言,“国”指的是国家最珍贵的宝物;“信者亦臣之国”相对于“信者”(守诚信的人)而言,“国”指的是守信者最珍贵的宝物;“今欲破臣之国”也是相对于“信者”(柳季)“国”所指与“信者亦臣之国”之“国”相同;“全君之国”之“国”承指同“君以鼎为国”之“国”。
      3.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这是分别写在犹太王大卫的戒指上和契诃夫小说中人物的戒指上的两句铭文。(2011上海高考作文题)
      命题中两个“一切”是两个不同认识层面的指向,看似对立,实则互补。前者“一切”指应当“过去”即“忘却”的东西,如痛苦、灾难、仇怨,也包括成功、成就等,因为这些“不过去”,就走不出阴影与纠结,过不去的“一切”都将成为振作起来再前进的拦路虎和绊脚石,甚而成为你沉沦与自毁的加速器。后者“一切”指不能“过去”即须铭记的东西,如历史、教训、反省等,因为不铭记这些,就是对屈辱历史的忘本,是对雪耻责任的背叛,铭记并朝着改进努力,才有目标有动力有落实有进步,才能不让过去的悲剧重演。显然,要过去与不过去,两种认识和态度都需要,各有特殊所指,具体情况具体取舍。总体上兼容为优,取一偏失。
      4.有人说坚持做同一件事,10年、20年就能成功甚至创造奇迹;而事实上,绝大部分人同一件事情做了一辈子,依旧平凡无奇。
      命题中两个“同一件事”是两个不同认识层面的指向,是相对于两种不同处事态度而言的。前者“同一件事”相对于“成功甚至创造奇迹”的联系而言,体现出敬业创业态度——立志做好、执念如一、精益求精于同一件事;后者“同一件事”相对于“依旧平凡无奇”而言,满足于糊口——安于现状、得过且过、不求大进取于同一件事。二者区别在于对“同一件事”怎么看,做么做。当事业来做,用工匠精神去做即不凡;当饭碗来端,用得过且过心态去做则必凡。态度决定一切,梦想成就精彩。
      二、概念的特殊性思辨
      同一概念在不同语境或是命题中各有自己的特殊内涵,循着特定语境(背景)或是命题联系去对照思考,不难分辨各自的特殊内涵,从而精准把握真谛或是命题用意。
      1.友邦惊诧论(鲁迅)
      是“友邦人士”一惊诧,我们的国府就怕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好像失了东三省,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谁也不响,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只有几个学生上几篇“呈文”,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可以博得“友邦人士”的夸奖,永远“国”下去一样。
      虽然“不国”与“国下去”两个“国”字,在这里都是名词做动词用,意思是使国家存在下去。但两“国”的意涵指向有别,前者是中性泛指,后者加引号是贬语反讽,实际所指是说国民党反动政府可以永远把国家卖下去,友邦人士永远把中国“瓜”分下去。这样表达非但不矛盾,反而别有意趣,增加了讽刺与鞭挞的力度。更为深巧的是:按照领土完整是国之为“国”的一个基本条件的话,这一段列举失了东三省大片区域已不是完整之国了;而国民党反动政府无所作为,有何资格做“国”的代表,以“国将不国”的大道理来压制合理诉求的学生?所以,三个“失了”反复表明,国民党反动政府早已使我们“国已不国”了,正因如此才会得到“友邦人士”的夸奖;也只有这样,国民党政府才能永远统治下去。由此,说学生请愿,导致“国将不国”纯属强加罪名,是贼喊捉贼,目的无非是国民党反动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显然,这里通过“国”同一概念不同内涵的对照辨析,以铁的事实,有力批驳“国将不国”罪名不成立。鲁迅的杂文简练犀利得像匕首, 主因在于他善于从概念上辨析突破,通过对关键概念同语不同内涵的具体辨析对照,以概念使用的错误,破敌方观点的错误。因为概念是思想的外壳,概念越正确、越深刻,就越能反映思想与现实对应的正确与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