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书基础
  • 写作指导
  •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 谈判技巧
  • 工商税务
  • 新闻报道
  • 个人写作
  • 广告文案
  • 论文致谢
  • 邀请函
  • 接收函
  • 调档函
  • 决心书
  • 借条范本
  • 工作方案
  • 策划方案
  • 论文格式
  • 影评
  • 谜语
  • 解说
  • 献词
  • 主题班会
  • 标语口号
  • 自传
  • 职责
  • 制度
  • 灯谜
  • 寄语
  • 广告
  • 片段
  • 摘抄
  • 告白表白
  • 座右铭
  • 签名
  • 留言
  • 解读
  • 朗诵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文秘写作 > 写作指导 > 正文

    论如何用保险法指导理赔实践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7-01-11

    篇一:保险公司的承保与理赔的实践报告

    保险公司的承保与理赔的实践报告

    社会实践是学校根据专业教学的要求,对学员已学部分理论知识进行综合运用的培训,其目的在于让学生接触社会,加强学生对社会的了解,培养和训练学生认识、观察社会以及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学生的专业技能,使之很快地融入到实际工作中去根据学校要求,本人于2016 年1月2日至2016年1月16日在山东省德州市**县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县支公司实习三周。期间实践及其相关内容报告如下:­

    一、关于实践内容的概述。­

    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我国保险业改革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保险业务快速增长,服务领域不断拓宽,市场体系日益完善,法律法规逐步健全,监督管理水平不断提高,风险得到有效防范,整体实力明显增强,在促进改革、保障经济、稳定社会、造福人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保险是历史发展的产物,在古代人类社会中,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很早就萌生了保险思想,并在现实生活中已出现了一定的原始保险形态,反映出当时社会对保险有了客观的需求。于现代说,保险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商品经济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据考证,“保险”一词最初是14世纪意大利的商业用语,后传到英国有很大的发展,英文原先的含义是:“以缴付保险费为代价来取的损失补偿”这一表述只勾画出了一个经济活动的轮廓。随着社会的发展,对于保险的解释也在不断地完善,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定义,从经济角度看,保险是分担意外事故损失的一种财务安排,通过保险,少数不幸的被保险人的损失由包括受损者在内的所有被保险人分摊,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财务安排,提供损失赔偿的一方是保险人。投保人通过履行交付保险费的义务,换取保险人为其提供保险经济保障的权利,体现民事法律关系主体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从社会角度看,保险是风险管理的一种方法,通过保险,可以起到分散风险、消化损失的作用。如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规定,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 保险公司为生产、经营保险的载体,其实务可分为承保、财务、理赔三大部分,因本人实践内容有限,只进行了保险公司的承保和理赔的实践。保险承保是保险人对愿意购买保险的单位或个人(即投保人)所提出的投保申请进行审核,做出是否同意接受和如何接受决定的过程。其承保业务环节包括要约、承诺、核查、订费等签订保险合同的过程,可以说,进入承保环节,就进入了保险公司双方就保险条款进行实质性谈判的阶段。承保是保险经营的一个重要环节,承保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保险人经营的财务的稳定性和经营效益的高低。保险理赔是指在保险标的发生风险事故后,保险人对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提出的索赔要求进行处理的行为。保险理赔并不等于支付赔款,但是保险理赔对于保险人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从法律角度看,保险人无论是否支付赔款,保险理赔是履行保险合同的过程,是法律行为,也就是说,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提出索赔要求,保险人就应该按照法律或者合同约定进行处理。从经营角度看,保险理赔充分体现保险的经济补偿作用,是保险经营的重要环节。保险理赔也是对承包业务和风险管理质量的检验,通过保险理赔,可以发现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的制定和防灾防损工作中存在的漏洞和问题,为提高承包业务质量、改进保险条件、完善风险管理提供的依据,保险理赔还可以提高保险合同的信誉,扩大保险在社会上的影响,促进保险业务的发展。­

    二、时间的主要内容及安排。­

    本人于公司实践共3周,分别参与的实践为保险的承保、理赔与现场查勘、理赔与理赔理算。­

    (一)公司简介。­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picc p&c,简称“中国人保财险”,下同)是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保监会批准,于xx年7月由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发起设立的、目前中国内地最大的非寿险公司,注册资本111.418亿元。其前身是1949年10月20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报政务院财经委员会批准成立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

    中国人保财险是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picc)旗下标志性主业,在国内外同业市场享有卓著声誉。xx年11月6日,公司在香港联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内地大型国有金融企业海外上市“第一股”。凭借综合实力,公司相继成为北京2016年奥运会、2016年上海世博会保险合作伙伴,为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提供全面的保险保障服务。2016年6月26日,国际权威评级机构穆迪公司授予公司中国内地企业最高信用评级a1级。­

    在六十多年的卓越历程里,中国人保财险

    论如何用保险法指导理赔实践

    以“人民保险、服务人民”为使命,秉承“以人为本、诚信服务、价值至上、永续经营”的经营理念,弘扬“求实、诚信、拼搏、创新”的企业精神,充分发挥品牌、人才、产品、技术和服务等优势,为促进改革、保障经济、稳定社会、造福人民提供强大的保险保障。xx年以来,公司累计支付各类赔款2600多亿元。在2016年雨雪冰冻、汶川特大地震以及南方部分地区洪涝灾害发生后,公司勇担责任,全力以赴,第一时间开展抗灾救灾理赔工作,为帮助灾区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做出了积极贡献。­共3页,当前第1页123

    篇二:司法实践与保险理赔

    关于对近年来保险理赔在司法实践中

    遇到的若干问题的思考

    通过近年来参与的财产保险合同纠纷诉讼案件,我认为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以下问题亟需解决:

    一、审判人员对保险理论及保险法的理解存在偏差,认识不尽统一。

    (一)关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中的“第三者”应当如何正确认定的问题。

    “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基于防范道德风险的考量,规定:被保险机动车造成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其他人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

    由此可见,司法解释仅仅将非本车上人员的投保人因机动车而遭受损害的情形作为例外,况且也仅仅是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仍然是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绝大多数法院以车上人员在发生交通事故的瞬间身份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将车上人员认定为非车上人员,从而认定为“第三者”。

    (二)关于被保险人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情形的判定问题。 一般规则:《保险法》第十二条第四款:“被保险人是指其财产或者人身受保险合同保障,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

    特殊规则:《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在司法实践中,有的法官片面地认为,既然被保险人是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那么,不管其是否向第三者作出了赔偿,其应当享有诉讼主体资格,有权向保险人提出诉讼请求,保险人也应当对其承担赔偿责任。这种错误认识就是缘于法官只考虑到法律的一般规则,而忽视了法律的特殊规则。

    (三)关于保险人履行提示与明确说明义务的认定问题。

    1、保险人自身存在的问题

    《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据此,保险人首先应当在投保单上附格式条款,并且以保险人提供材料清单或者在投保单上加盖骑缝章的形式证明已附格式条款的事实。但是,现在许多保险人还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意义。因此,在保险实务中或者没有在投保单与所附的格式条款之间加盖骑缝章,或者没有在投保单上附格式条款,而是在保险单上附格式条款,失去了法律意义。

    司法实践中,被保险人往往以保险人未提供保险条款,因此保险人也就不可能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认为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

    2、关于说明的对象问题

    《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司法实践中,存在投保人未就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问题提出抗辩,而第三者(原告)却以保险人对免责条款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进行抗辩。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显然保险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对象是投保人,而不是第三者。换句话说,只有投保人知晓保险人是否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而作为非保险合同当事人的第三者是不可能掌握保险合同订立时的具体情况的。然而,有的法官对此问题不加以界定,一概要求保险人举证证明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否则承担不利后果。

    3、关于说明行为的认定问题

    虽然保险法明确规定了保险人应当对免责条款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但是,在司法实践中,保险人究竟应当如何举证证明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多年来一直困扰着保险人,且法院往往判决保险人因举证不能最终承担不利后果。

    保险法关于保险人应当对免责条款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规定的立法本意,是鉴于保险条款具有一定的专业性、抽象性的特征,据此强制要求保险人履行法定义务,从而尽可能地维护被保险人的利益。既然立法者是鉴于保险条款具有一定的专业性、抽象性的特征才强制要求保险人履行明确说明的法定义务,那么,对于非专业性、抽象性的免责条款,即普通人都能够理解的免责条款,是否还有强制要求保险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必要?如“车上人员”、“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其他人员”、“醉酒”、“无驾驶证或驾驶证有效期已届满”、“驾驶的被保险机动车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等等。

    此外,投保单 “声明”栏上投保人的签字,能否认定为保险人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在司法实践中认识也不统一。

    4、关于保险条款规定的“以主车的责任限额为限”的问题。 “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规定:“主车和挂车连接使用时视为一体,发生保险事故时,由主车保险人和挂车保险人按照保险单上载明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限额的比例,在各自的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但赔偿金额总和以主车的责任限额为限。”

    保险行业协会新制定的《挂车免投保交强险实务处理规程》中又一次明确规定:2013年3月1日零时以后,挂车与牵引车在连接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在牵引车的交强险分项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的部分,根据牵引车与挂车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的比例,在牵引车与挂车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赔偿金额总和以主车的责任限额为限。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第三者、被保险人特别是法官认为,既然主车和挂车均投保了第三者责任保险,而理赔时赔偿金额总和却以主车的责任限额为限,令人难以理解,甚至认为这是霸王条款。其实,既然该保险条款是由保险精算师参照国际管理、按照一定的规则设计出来的,也由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予以审核备案,那么,所谓的“霸王条款”自有其存在的理由。当然,

    保险业也应当主动对该条款的合理依据通过一定的方式作出一个明确、令人信服的解释。

    二、关于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法律依据的适用问题 有的地方公安机关制定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和计算办法》,既不是法律法规,又存在扩大解释的问题。通过对照可以看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仅仅规定在受害人死亡的情形下,赔偿义务人才应当赔偿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而依据《损害赔偿项目和计算办法》,不论何种情形,赔偿义务人均应当赔偿权利人亲属因处理交通事故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它合理费用。因此,在司法实践中,赔偿权利人在受害人非死亡的情形下,也主张赔偿权利人亲属因处理交通事故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它合理费用,法院也往往予以支持。公安机关的文件扩大了最高院的司法解释。

    三、关于对法律法规的理解、适用问题

    (一)受害人为农牧区居民的,其误工费应当执行什么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三款:“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司法实践中,受害人为农牧区居民的,其误工费参照的是“农、林、牧、渔业” 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标准。实际上,统计部门所谓的“农、林、牧、渔业” 指的是具备一定规模和形式的生产经营组织所从事的产业,与普通农牧民一家一户承包土地从事的养殖业、种植业是有区别的,因此,真正从事农、林、牧、渔业的人才能称之为“职工”,而不能将普通农牧民称之为“职工”。

    此外,与城镇居民不同的是,农牧民因不存在退休的问题,对于受害人已年满六十周岁以上的,其误工费是否应当予以计算,司法实践中也不尽统一。

    (二)赔偿权利人主张误工费的,应当提供的相关证据的标准及范围应当如何界定?

    司法实践中,赔偿权利人所提供的误工损失证据可谓五花八门,法院对证据的认定也比较宽松,没有统一的尺度。

    (三)被抚养人是否具备“双缺乏”条件应当如何界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由此可见,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才具备被扶养人的资格,即必须得符合 “双缺乏”的条件。但是,司法实践中,受害人在农村牧区的父母仍从事农牧业生产活动,在城镇的父母领取着退休金或者低保金,是否应当认定有劳动能力、生活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认定受害人在农村牧区仍从事农牧业生产活动的父母已丧失劳动能力,具备被扶养人的资格,那么,前述已年满六十周岁以上的农牧民就不应当再主张误工费,否则,就不符合逻辑了。

    四、关于赔偿范围的认定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

    (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由于上述司法解释规定了侵权人应当赔偿停运损失和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司法实践中,尽管保险人以商业三者险条款明确约定不承担停驶等间接损失为由进行抗辩,但是,法官往往以合同不能违反法律规定为由,不支持保险人的抗辩理由。

    对于上述问题应当作出如下正确理解;首先,司法解释规定的赔偿义务人是“侵权人”,保险人并非“侵权人”。其次,依据法律规定,商业三者险所形成的法律关系,必须以保险法和商业三者险合同为基本的裁判依据,应当根据商业三者险合同的约定和保险法的相关规定确定商业三者险保险人的赔偿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

    篇三:对新《保险法》理赔程序与时限法律规制的研究

    龙源期刊网 .cn

    对新《保险法》理赔程序与时限法律规制的研究

    作者:姚琴

    来源:《金融发展研究》2013年第03期

    摘 要:新《保险法》关于理赔程序和时限的法律规制,体现了公平理赔、尽速理赔的价值目标,对解决理赔难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仍存在与保险理赔实践不够契合、法律责任设置不完善等问题。本文从分析新《保险法》理赔程序与时限的相关规定入手,将其与保险理赔实践进行对比,并研究违反程序与时限的法律后果,最后对如何进一步完善相关规定、增强法律的执行效果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理赔程序;时限;法律规制;《保险法》

    Abstract:Legal regulation on the claim procedures and time limits of insurance claims in new Insurance Law reflects the values of claiming fairly and rapidly. I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solving the problems of claiming in practice. But there are also some defects in the regulation,including being not able to perfectly fit the practice and not setting the effective legal sanctions. So the effect of law enforcement is weakened. This article begins with the regulation about claim procedures and time limits of insurance claims,then compares them with the practices and analyses the difference. It also studies the legal sanctions for illegal acts and provides some suggestions on further improving the regulations and strengthening law enforcement.

    Key Words:claim procedures,time limit,legal regulation,Insurance Law

    中图分类号:F840.2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4-2265(2013)03-0067-04

    保险理赔难向来为社会公众和舆论所诟病。2009年修订后的《保险法》(下称新《保险法》)颁布后,各保险公司积极梳理理赔流程、改进理赔服务,理赔难问题得到有效改善。但新《保险法》关于理赔程序和时限的规定仍存在与保险理赔实践不够契合、相关法律责任设置不完善等问题。

    一、保险理赔程序与时限法律规制的价值目标、结构及内容

    (一)价值目标

    损失补偿是保险的基本功能,这一基本功能通过保险理赔得以实现。因此,理赔是保险合同权利义务关系的核心,关系到被保险人投保目的和权益的实现。保险理赔法律规制的价值目标之一,在于追求公平理赔。所谓公平理赔,有两方面要求:一是被保险人对发生在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有权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获得全面、充分的赔偿;二是保险人应防止出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