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工作报告
  • 合同范本
  • 党团范文
  • 心得体会
  • 演讲稿
  • 演讲致辞
  • 礼仪范文
  • 条据书信
  • 简历范文
  • 好词好句
  • 文秘写作
  • 职场知识
  • 优秀范文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简历范文 > 正文

    资水河畔觅旧踪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7-07-20
    我的老街
      年龄越大,越容易怀旧。或许这是因为时间的压缩作用吧。人走得远了,后面的路,反倒越来越长了。故乡的老街,对于我,就是一串长长的回忆,总是能够给我提供美好的想象,帶给我无穷的回味。常常,当我困顿的时候,只要回想起故乡的老街,心里都不免会为之一振,涌出一股暖流,呈现一生的滋味。
      我的故乡在湘北地区,是南洞庭的重要门户。连锦不绝的雪峰山脉,在这里趋于平缓,形成一片开阔的冲积平原,谓之洞庭平原。一条发端于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北青山的赧水,与一条发端于广西资源县越城岭的夫夷水,从左右两源合并于邵阳县双江口,转而为资江,再流经邵阳、新化、安化、桃江等地,从我故乡穿过之后,汇入洞庭湖。因此,我的故乡,也是资江上最为重要的转运码头。
      资江是洞庭湖的分支,与另外的湘江、沅江和澧江并称为四大流域,纵横交错、穿梭于潇湘境内。湖南自古之所以被誉为“鱼米之乡”,与这四条江河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充足水源不无关系。一年四季川流不息的河水,不仅适合于水稻和各类水生动植物的生长,而且也给丘陵地带陆路不甚便利的湖南,带来了水路上的发达。所以,古时湖南境内的城镇,大都是位于江边,沿河而起,在风水上更有河北筑城为阳、河南建市为阴的讲究。我的故乡,坐落在益水之北,故而得名益阳。
      关于益水,古文献里多有记载。但大都语焉不详,隐约其辞。因此,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悬念与猜想。益水是否就是现在的资江?或是另有其它源流?历来都有不同看法,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不管分歧多大,有一点恐怕大家都无异议,那就是益阳的先民们择居于此,确实是因为这里依山傍水,有着适宜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
      据考古发现,早在新石器时代的晚期,益阳境内就有了人类居住,在此牧猎耕种,繁衍生息。如果追溯起来,距今已有五千年左右的历史。东周以前,益阳区境属《书?禹贡》所载九州中的荆州管辖。战国时期为楚国黔中郡属地。公元前221年,秦灭楚后,立长沙郡,下设九县,益阳作为其中的一个县,由此得名。算起来,就城市的历史而言,益阳已经有两千多年了。
      据说,益阳也是目前中国仅存的四座两千多年不曾更名的城市之一,可见其性格之顽固,历史之悠久。其实,只要略晓一点历史知识,就能知道历史上不少重要人物和重要事件,都曾跟益阳发生过联系。比如三国纷争时,红脸关公就是在此演绎了一出“单刀赴会”的英雄故事;比如唐宣宗时,宰相裴休也曾在此护法讲学,留下裴公亭等著名的历史遗迹……
      但尽管如此,益阳相比邯郸、成都和即墨这三座两千多年没改名的历史古城,无论是就其影响力,还是知名度,都要略逊一筹。不过,这倒成了好事,因为恰恰是这种边缘状态,为世人所忽略,反使其躲过历次战乱,也幸免于现代化的过度开发与建设,以至于今天仍还保留着一条明清古街。而我,就是出生于这条老街上的。
      其实,我的祖籍并非益阳,父亲是山东泰安人,1953年从西安邮电学校毕业之后,为响应国家号召,主动申请南下到湖南来工作,这才奠定了我作为益阳人的基础。据说,父亲留在益阳,完全是由于母亲的缘故。因为父亲到益阳后不久,便认识了益阳本地出生的母亲,并很快坠入爱河,以至于回绝了调省城长沙工作的机会。这也真正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该错过的会错过,该相遇的必会相遇。
      我和益阳老街结缘,便是由于父母的结合。之前,他们住哪里,经历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待我出生时,我们家就搬到了老街上。现在我还记得,我们家当年住的房子,是老街上为数不多的砖瓦房,乃一幢旧式的二层小楼,我们家在二楼。那是益阳市邮电局的一处老家属院,我们住的小楼,是家属院的后面一排,前面均是青砖加木制的小平房。故而,从我们家的阳台放眼望去,能够看到前面和周围一大片乌溜溜的黑屋顶。
      这些由木材与青砖混合建筑的黑瓦房,就是遍布于益阳老街之上,最为典型的明清建筑了。它们大都是就地取材,取当地的山石、树木等材料建筑而成。就其风格而言,一方面结合了湘西山区建筑的某些特点,如用麻石打基、以木材做梁等等;另一方面也借鉴了一些江南水乡的建筑模式,如以青砖砌墙、用黑瓦铺顶等等。由此而形成一种独属于益阳老街上的建筑风格,呈现出遵循自然、巧于取舍、开合有度、公私分明的实用美学特征。
      此外,这些建筑的内部,也颇为复杂和讲究,往往是以二合、三合或是四合天井院为基本单位,用一个又一个的天井院落,将房屋与房屋之间,以及房屋与过道、楼层之间有机地组合起来,再灵活地布置卧室、客厅、厨房等用房,既合理安排了采光与通风,又给单一的住房,赋予了变化的空间。真可谓虚实对应,既独立又整体,既丰富又无比协调。
      我们住的那个家属院,名为院,实际上就是这样的一个天井,只不过是翻新了,属于新式的天井。在我印象中,我们院的那个天井,要比一般民居的天井大一号,而且还铺上了水泥。或许,这是因为邮电局征其作为家属院后,拆旧补新,加以改造之后的结果吧。
      但尽管我们的天井院,已经旧貌换新颜。可是,除了我们的那幢二层小楼,左邻右舍的房子,仍旧是低矮的青砖木屋,透着明清时期的古朴气息。如果从我们楼上下来,要出门的话,就得跨过那个水泥板的天井,然后再穿越这些老屋。我还记得,这些老屋分布在两边,其间有个走廊,益阳人叫巷子,完全是封闭式的。因此,巷子里非常昏暗,只能从两头借光。不过,巷子那头甚为撩人,因为穿过去,便是益阳当年最为热闹的临兴街了。
      临兴街属于益阳市大码头片区,听名字就知道它当年兴旺的程度。在我出生时,虽然是“文革”时期,到处都在抓革命,临兴街早就脱去了昔日的繁华,但仍不失为益阳的商业中心。当年益阳老城最为气派,也最为高大的几栋建筑——-大码头百货商店、副食品商店、益阳饭店等等,就坐落在我们街边。而老益阳的市政府、银行、邮电以及商业局、粮食局、航运局、新华书店等机关单位,也都与我们相距不远。所以,那一带是老益阳名副其实的中心。
      事实上,在陆路交通尚不发达的年代,大码头作为水运的交通枢纽,几乎成了益阳的最大门户。大码头的“大”字,就是因之而来。不过,听老一辈说,更早的老益阳,其繁华地段,并不在资江上首的大码头这边,而是在下首的西门口、南门口和东门口一带,那才是益阳古城的城郭。但是,明清之际,随着越来越多外来人口的迁入,尤其是资江上游宝庆(邵阳)、新化、安化等地的“排牯老”,即排筏工人,将益阳作为温柔乡与安乐窝,纷纷落户于二堡、三堡和大码头这片,并大规模地输入外来文化与外来思想,带来无数的商机,也就将益阳老城的中心,逐渐引向了大码头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