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工作报告
  • 合同范本
  • 党团范文
  • 心得体会
  • 演讲稿
  • 演讲致辞
  • 礼仪范文
  • 条据书信
  • 简历范文
  • 好词好句
  • 文秘写作
  • 职场知识
  • 优秀范文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简历范文 > 正文

    坐着坐着天就黑了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7-07-20

    1


      天色暗下来,麦冬把最后一车收集好的落叶推到梅林路口,转移到垃圾储运箱里,喝掉剩下的半瓶矿泉水,留了点水尾子,简单洗了洗手,把工具车推到北林街,在梅林公园古荔区大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坐下,等待天黑。
      隔着马路,荔枝在渐趋浓郁的山岚中静静看着麦冬。
      夜幕是个煞急的汉子,匆匆攀上塘郎山,弓身跳过高高的树梢,沿着梅林水库往山下奔来。麦冬猜,夜幕是想从他手中抢走荔枝。他能感觉到荔枝在黄昏的微风中轻轻颤抖,他不能确定,那是因为荔枝感到快乐,还是害怕。
      现在,麦冬不可能再做别的事情,下班的人们很快会返回家或者从家里出来,鱼贯走进公园散步、打太极,舒缓心情,挽留健康,或者寻找一直不肯现身的独特嗓音,麦冬不能在这个时候把马路上的灰尘扬起来,扫大家的兴。
      而且,麦冬知道,还有几分钟,那个女人就会出现在公园附近。她总是很守时。
      麦冬一直很感谢那个女人。她看不出年龄,有一张南方人特有的脸,目光执着。她出现在龙尾路差不多有三个月了,一次也没有冲他大声喊叫过。她每次都从梅林路方向过来,仰着头从麦冬面前走过,在公园东侧那排高大的红棉树前停下,激动地走来走去,冲着天空大声说话。
      “你们很丑,全都很丑。”她威胁着对暗下去的云朵举起单薄的拳头。
      “请你们说清楚,我做错了什么?”她认真地偏着脑袋质问它们。
      她的珐琅质牙齿在薄暮中闪烁着瓦蓝色的光芒。她会在那里和云朵说二十分钟话,直到它们消失在天空中,再也看不见。
      麦冬可以作证,那些乱糟糟的云朵,它们只是急匆匆来,急匆匆去,一次也没有理睬过她。
      麦冬31岁,是一名保洁员,负责打扫这座城市的一条街道。准确地说,街道的名字叫龙尾路,位于离中心城区不远的塘郎山脚,附近有一座公园、一所小学、一家危险物品处理站、一座关押重要人犯的拘留所,几乎没有建筑工地。那个规模不大的住宅小区,生活垃圾严格按照分类法处理。所以,麦冬的工作环境并不复杂,他要对付的主要是落叶。龙尾路从塘郎山脚通向梅林路,沿路满是高大乔木,榕树、木棉树、人面子、火焰木和大叶紫檀,它们四季都在生长和掉落。每隔两天,麦冬会和另一名同事静静站在梅林路路口,等着所里派卸载车来把大量树叶拖走。他站在那里的时候,路人会把他看成一棵树。
      麦冬喜欢龙尾路,他觉得这条安静的街道就像一位患了失忆症的父亲,害羞而紧张地怀疑每个匆匆走过的路人都是他的儿女。麦冬奇怪地认为,这条街道有点像他,不同的是,那些走过的人当中没有荔枝,荔枝在公园里。
      路灯在七点钟准时亮了,夜色在路灯亮起的一瞬间突然降临,塘郎山消失在夜幕中。
      现在,麦冬可以下班了。
      麦冬从马路牙子上站起来,推着工具车离开北林街,朝“阳光天下花园”小区走去。一只有着粉红色羽翼的山椒雀斜着身子冲到他前面,从路边啄起一根优化乳吸管,激动地朝塘郎山方向飞去,接下来,那里的某个草丛中,会有一场小小的家族狂欢。

    2


      麦冬走进“阳光天下花园”地下车库。正是车辆归库高峰期,发动机的运转声和车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在地库里撞来撞去,那些声音像一些找不到家门的顽皮孩童,喜欢试试每一道墙和每一个角落,快速推动它们,然后跑开,去另一个地方寻找回家的通道。
      麦冬走进负二层的工具间,将防风垃圾铲、垃圾收集器、带轮垃圾斗、吸污机和垃圾车洗干净,把垃圾分拣袋清理好,开始捆扎扫帚。工具间是社区工作站向“阳光天下花园”物业公司租赁的,供麦冬和另一位同事存放工具,充当更衣间。每过两天,麦冬都会把扫帚重新捆扎一次,让它用起来更顺手。捆扎扫帚比清扫垃圾要容易得多,比清扫来去匆匆的岁月更容易,麦冬干起来很从容。麦冬喜欢捆扎掃帚的工作,每当这个时候,他都安静地坐在工具间中央,隐约听着身边粗糙的钢筋混凝土浇铸件中传来多年前建筑工们遗落下的神秘交谈声,一点一点把扫帚绑扎结实。
      麦冬的摩托车也停在工具间里。10个月来,它一直停放在角落里,从来没有离开过。一辆仿GP赛车,值得期待的伙伴。每过一段时间,麦冬就会仔细把它检查一遍,确保它能够随时冲出车库,以160公里的时速行驶在京深高速公路上,这也是为什么麦冬会选择4缸引擎和高转速短轴距性能车的原因。
      总有一天,麦冬会离开这里。
      总有一天。
      麦冬捆扎好扫帚,将它归整在角落里。现在,他可以离开车库了。
      没有人知道,在“阳光天下花园”B座,麦冬有一张七尺长的床垫,并且在那里度过了整个秋天、冬天和春天。他还要在那里待过初夏季节,那张床垫够用了。
      通常,麦冬会从车库里进出大楼,避免与人接触。这是杨铿锵为麦冬设计的路线。这个星期杨铿锵值白班,他叮嘱麦冬,夜里8点半业主返家高峰结束前,不要出现在大楼里,不要走大堂电梯间,以免引起业主和当班保安的猜疑。
      杨铿锵是“阳光天下花园”的保安组组长,快40的人,个头矮小,身体结实,有一个爱因斯坦般巨大的脑袋,一双不成比例的大手,让人怀疑,他手里攒藏着一大堆《相对论》的手稿,随时可以亮出来吓人一跳。杨铿锵的另一个身份是麦冬的室友,或者不如说,麦冬的二房东。他用麦冬支付的租金,在“阳光天下花园”B座3A为他俩租下两居室物业中的那间客厅。业主是一对长年在新加坡工作的医生夫妇,他们相信杨铿锵。杨铿锵是老资格的保安,在保安公司有良好的星级记录,包括一次与两名盗窃者搏斗事迹和一次翻窗救下坠挂在空调散热器上的孩子的勇敢经历,那两次他都受了伤,这为他积分入户的万里征途赢得了若干步奖励。业主希望善良勇敢的保安组组长杨铿锵发扬光大,替他们照看好长期不会使用的物业,因为这个,他们只向杨铿锵象征性地收一点租金,而杨铿锵是这份可贵信任的承受人,有充足的理由要求麦冬承担这笔费用,同时一点也不脸红地苛扣下麦冬支付的市价房租的大半数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