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工作报告
  • 合同范本
  • 党团范文
  • 心得体会
  • 演讲稿
  • 演讲致辞
  • 礼仪范文
  • 条据书信
  • 简历范文
  • 好词好句
  • 文秘写作
  • 职场知识
  • 优秀范文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好词好句 > 正文

    平衡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7-08-14
    这条路,比烟蒂还短,但强制要抽七秒以上。
      这是她第二次来,第一次是刚升大学的暑假,妈妈特地从公司请假陪她。她的紧张指数莫过于大学指考,手一抖,画错格,无故失了好几分;果然,几天的时间无法改变太多,刚刚手一抖龙头一歪就压线了。妈妈没有安慰或责备,自顾自地大笑,一副我早就知道你平衡感差得要命今天是过来看你出洋相的模样。她本来是很沮丧的,被妈妈的笑搅乱,只剩无奈和无言。
      妈妈自从六年前和爸爸大吵后分房,就没再哭过闹过,生活只剩一种表情,生气也笑无聊也笑烦躁也笑,妈妈变得只会笑。
      Apple在场外的加油声让她回神。考机车驾照,直线七秒,度秒如年,她好像在一个扭曲的时空中回到过去,又被拉回现实。突然紧张起来。在限度内极尽可能地歪斜,也极尽可能地维持平衡。险些擦边,好歹终是过了。骑出考场时,Apple跑过来,紧紧抱住她。
      “终于不用当无照驾驶的骑士了。”在冬日的考场外站了一阵子,Apple的脸蛋红扑扑,人如其名,发丝散着果香。Apple是唯一一个在她还没考到驾照以前敢给她载的人。第一次载Apple,Apple一坐上车就差点摔下来,连车子都还没开始发动,她说你太重了好难平衡,Apple骂声屁,又上车。她摸索两人共同的平衡,像走钢索那样戒慎恐惧,骑了一段蜿蜒曲折的路,Apple直呼小命去了半條,而她的手心都是汗。
      在南部求学,没车等于没脚。两人之中至少有一人要会骑车,她劝Apple去学骑车,说都会骑脚踏车了,机车应该不算太难。
      “不要,我天生就是给人载的命。”Apple娇滴滴地说。没有商量余地。
      任谁听到这话,都会受不了地大骂公主病,并附赠一个翻到后脑勺的白眼。可她真是这么觉得,她无法想象瘦弱纤长的Apple死命地踩着脚柱,扳着车身,而车身一定立不起来。好不适合。
      于是无照驾驶一阵子后,有了第二次考照。
      好险过了。
      她打算Line给妈妈,告诉她考过了,手机还没拿出来,想到妈妈一定回个捧腹大笑的贴图,然后就没了。这种间接选点的贴图,让她感到气馁,干脆不传了,下次回家再当面说就好。
      她载Apple回宿舍,不过才多一张轻轻薄薄的驾照,心中却踏实很多,缴了两百五十元得到的廉价认证,连骑车都愈来愈稳了。不禁无端乱想──难怪大家都爱考证照,都需要被认同在这方面或这段关系里面没有问题。亲人有血缘的相依,爱人有婚姻的承诺,那,友人呢?友人什么都没有,好亏。
      这条路,本来坑坑洞洞一边骑一边跳,前阵子高雄气爆后封路整修,不到半年就把路修好,柏油重铺,坑洞填平,现在笔直畅通。她们俩骑凯旋路到凯旋夜市,凯旋夜市比刚开张时人气减少许多,摊位也没多特别,但是从学校出发,沿着凯旋路一路向南不用转弯就会到,她骑车不太会转弯,只好一直来这里,反正有Apple陪,哪里都好玩,什么都好吃。
      她们吃吃闹闹,睡到隔天中午,一起不去上早上的课。
      初来大学报到,四个同班的人一寝室,除了Apple外的另外两人“看起来”都和她不是同个tone,不得不承认她深入骨子里的外貌协会,Apple好像也心有灵犀般地跟她相处,她们歪腻在一起,几乎24小时全天候处在同个空间里,若有天只看到其中一人单独活动,同学们还会八卦发生了什么。
      但怎么可能整天相黏,在寝室里,她们大多各自关入计算机的世界中。她听到Apple打字的声音滴滴咚咚仿佛摇滚乐的鼓,她没有烦她,但自己无事可做,只好把耳机戴上,点开一部又一部的电视剧,韩剧日剧美剧,在电视剧的海洋中遨游,填满各种故事,一个人的时间,其实也不会太寂寞。
      每天,Apple脸书上的小视窗潮起潮落像海浪连绵不绝,她虽好奇但从没过问,有次趁Apple上厕所时偷看,原来是学长同学甚至别系的也有。她知道Apple不乏追求者,Apple长得甜甜嫩嫩,是大众情人的那种类型。如果Apple召唤司机,自愿者一定可以填满整条爱河,但却只烦她载。她心想,这是Apple跟她的默契。
      她是特别的。
      至少两人谈天相处时,Apple不会拿出手机回讯息,就这点,她就确定自己是特别的。
      “欸欸,载我可是你的荣幸,有多少人想载却载不到。”吃完消夜的回程,Apple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她的头发随风搔着Apple的脸颊,Apple一手抓住,“好香喔,连洗发精都要学我。”不知怎的,她哈哈地大笑,车身不稳。Apple吓得唉唉叫,要她骑车专心点。
      娇生惯养的Apple,除了她,还有谁能受得了?
      回到了学校的停车场,她们看到室友和某位男子离情依依搂搂抱抱,仿若无人般难分难舍。这景象太过震撼,两人当下说不出话来,那个平凡无奇的室友在毫无半点与人暧昧的风声传来之前就迅雷不及掩耳地死会了。她们不好意思在寝室聊这个,怕冒犯到不熟的室友,只好抱着一堆脏衣服跑到外面的洗衣间里边洗边八卦。
      “连林怡君都有男朋友了,我应该很有希望吧。”
      “你交男朋友的话,我一个人会很寂寞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Apple会这样说,“说什么屁话,要交也是你先交吧,我才害怕你抛弃我呢。”
      Apple说哪有,她回哪没有,两人哪有来哪有去的,笑成一团。室友交男朋友的消息,一下子就不再好奇。爱情的分分合合,哪有友情来得长久。“交男朋友后,就不能像现在这么自在了。”她在回寝室前煞有其事地吐出这话,Apple笑笑地说对啊,可是这声对啊听起来好像又不太对的样子。
      这条路,本来铺得很平,但不知为何渐渐颠簸,才修好不久的凯旋路,愈来愈难骑。Apple终于吃腻凯旋夜市,她终于熟习转弯,她们去了更多地方,但东西没有更好吃。Apple一边吃东西一边滑手机回Line,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她用沉默暗示生气,Apple居然什么都没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