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学工作计划
  • 德育工作计划
  • 班级工作计划
  • 教师工作计划
  • 班主任工作计划
  • 学校工作计划
  • 安全工作计划
  • 工作计划表
  • 培训计划
  • 行政工作计划
  • 销售工作计划
  • 后勤工作计划
  • 年度工作计划
  • 财务工作计划
  • 幼儿园工作计划
  • 卫生工作计划
  • 个人工作计划
  • 工作计划书
  • 学习计划
  • 党支部工作计划
  • 团委工作计划
  • 计划书
  • 学生会工作计划
  • 商业计划书
  • 创业计划书
  • 行业计划书
  • 政府机关工作计划
  • 计划规划
  • 其他工作计划
  • 工会工作计划
  • 少先队工作计划
  • 策划书
  • 社区工作计划
  • 暑假计划
  • 办公室工作计划
  • 医院工作计划
  • 农村农业工作计划
  • 寒假计划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工作计划 > 班级工作计划 > 正文

    [有哲理的信任人生文章] 有关人生哲理的文章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8-11-09 06:28:4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也这么多愁善感了,稍遇到一些无奈,就分外感慨起来,回眸是否一笑倒不是关键,重要的是希望这样的慨叹也不是什么坏事,我想是的,也就这样安慰自己吧。

      记得上初中时,一小说中看到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这样的:最信任别人,就是和死亡做朋友;当时年少无知,深深记住了这句话,以致在后来的日子里,不笑也倾城的梦魇始终环绕在我周围;自问:相信自己有错吗?相信别人有错吗?

      还珠格格里有一句很有韵味的一句话: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虽然现在这句话被我曲解的不成样子了,但睡眼朦胧中,还是能看到几分哀愁;一起数树数枝数落叶,直至说情说爱说长久,可是温馨的故事总有一个悲惨的结局,一朝相离,再也不见;谁也没有许谁一世的承诺,我信任你,自然等待,等的花儿都谢了,人,却迟迟未归

      仙剑奇侠传四中云天河曾对云霄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如此信任你,你为何、为何要欺骗我;两人一见如故,抛却缘由不说,终也欢喜地结为兄弟,赴汤蹈火、爬山涉水、历尽千辛找三寒器,真可谓感人肺腑,然而这样的故事情节却也感化不了云霄的野心,拔刀相向,理所当然的在所难免;故事的最后,我们该怜悯谁?信任中枪了,还是躺着

      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借钱这回事,如果说忘记,我做不到;去年一老同学给我打电话说缺钱了,多大的事嘛,需要多少,卡号给我就行了,故事很顺利,但结局却令我大为失望,我想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忘记了,我觉得,钱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人品,借钱不还者,天诛地灭,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死了没有;对于此类事情我已经看开,也已放下,在这里也无半点埋怨或倾述的意思;只是,是我轻信了信任,还是信任糟践了我们一直存在的“友情”,我问苍天,苍天不言,以雨代语,倾洒间,给了我答案

      数世间情,胭脂轮回,多少耳鬓厮磨输给了信任;不经意间,我负了你诺言,你一脚把我踹进了灯影流连处,这严重吗?不严重,严重的莫过于你没有踹我,却在孤独之中把自己摔进了九幽之下;一声哀叹,多少凄凉,什么薄情寡义,什么柔情蜜意,一句信任,多少偕老,只是,还有信任吗?你猜,猜对了我告诉你

    有哲理的信任人生文章

      数世间情,百奏友曲,多少生死与共输给了信任;没有朋友,整个世界就黯然失彩,你一句坚强,我一句勇敢,惺惺相惜自此拉开帷幕,你一句做作,我摊手无奈,兵戎相见最终上场演绎;什么义气深重,什么八拜刎颈,一句信任,已化成灰,多少利用与利益的纠缠迫得信任无处可逃,信任在哪里?蓦然回首,刚下眉头,却再也上不了心头

      之前玩三国杀,喜欢八人场,一君两臣四反一内奸,聪明的内奸总是先博得主公的信任,一步一步的灭掉反贼,使得主公最后误杀忠臣而失去所有筹码,最终一败涂地,多少君主在最后坦言:我该信任谁?或许有人会说,主公可以采取防御,让忠臣与内奸相互争夺,定能稳冠胜誉,可是游戏,始终是游戏,现实中,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自身,袖手旁观怕是不可能的事,值得纪念的是,输给信任的人,终是要千古流传,无论遗臭还是流芳

      举个例子吧:公司里,底层的员工总是在想,老板如果多给我发点工资,我肯定会全力以赴的做事,可是老板每月就给我这么点工资,这是在锻炼我打酱油的能力呀;而高层领导总是在想,员工如果肯卖力的工作,我肯定会给他们加工资,可是这些员工总是拖拉偷懒,不尽心不尽力,我想给他们加钱都找不到理由;是谁把信任模式关闭了?大多数情况下,信任是相互的,你相信我,我自然相信你,可你一开始就不相信我,要我信任你,别说七窍了,连狗屁都不通

      笑我不懂人世变,半阙信任无人填,若能长生,怕是要盼一千年,苦一千年了

      都说这个社会无情,其实无所谓残酷,它只是一片空白,所有的色彩全是我们自己一笔一画描上去的,我借你一毛钱,改日等你封将封侯(此话言重了),请还我一块,信任,也自当如此

      我们需要的,仅仅只是把心房稍开一角,这样,信任自然淌入,百通不堵,如此,而已!

      自问还需自答:相信自己肯定没错,相信别人也没错,或许错的只是,不该信任那些不该相信之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