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语文教案
  • 数学教案
  • 英语教案
  • 物理教案
  • 化学教案
  • 生物教案
  • 政治教案
  • 历史教案
  • 地理教案
  • 科学教案
  • 音乐教案
  • 美术教案
  • 幼儿教案
  • 综合教案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教案大全 > 数学教案 > 正文

    中国梦和美国梦的区别 浅谈从“美国梦”到“中国梦”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8-11-09 06:16:42

      在从鸦片战争羞辱投下的长长影子中成长的华人,自然产生以集体努力脱离民族的历史低谷、在建设社群的过程中获得自我价值的“中国梦”。

      在无很大生活压力的情况下,自在地思考人生,得出有关归属感的结论,是我回国的基本原因;发生由客为主的心态改变后,自主地审视美国文化,客观地比较中美差异,有助于发现自我认同;从学生变为教授后,自由地批评美国的问题,让我更易理解中国,知道什么需要发扬、什么需要改进;当历史巨变发生在自己的祖国,继续待在国外不仅不合亲情,而且不符合美国文化中值得学习的勇气和开拓精神;意识到很容易看到中国的缺点,而这份缺点也正是中国发展的潜力,就不能停留在指出中国问题的层面,而要投身其中解决一些问题;回国后工作遇到问题,说明努力推动是有价值的,而一帆风顺只能证明多一人少一人无所谓……

      回国,很乐意、很有趣、很值得。

      “中国梦”与“美国梦”

      “美国梦”成为一个典型说法,既有移民国家的历史根源,也有其宗教和文化原因。个人奋斗的“美国梦”不仅用来激励移民和普通人,也用来说明美国体制的优越性。

      我认同的“中国梦”也是在中国文化传统的根源基础上,结合了中国100多年的历程。一个世界大国、一个有悠久文化的民族,在外敌侵略的情况下,经过特定历史阶段,形成了我们不同于美国的建国史和精神文化。

      “中国梦”也包含了多少代中国人不满现状、前赴后继进行的道路探索及做出的改进努力。100多年来,我们多方寻找、学习、探究现代中国的道路。在震撼中,我们曾经幼稚盲从,曾经病急乱投医,把国外起源的多种主义不假思索地拿来。我们曾犯过极其严重的错误。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不仅生存下来,而且走上有乐观前景的道路。这并非说我们的道路已经定型、不可改良,而是已有的经验告诉我们可能做得更好。我们今天完全有自信探索自己的道路,可以吸收其他国家和文化的优点,但无需受其他国家的思想束缚。正如中国文化吸收了世界的特长一样,“中国梦”应该吸收“美国梦”的开拓、进取、独立精神。

      中国如何发展是本世纪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认为学得或崇拜美国精神的华人,在这样的时刻,是坐享美国的现状,还是有冒险和探索精神,接受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性问题,从不同角度参与解决中国的问题,使中国引领世界,从而为世界贡献个人的力量?正如“美国梦”并不完全排斥集体一样,中国梦无需排斥个人作用,可以鼓励个人积极性,个人幸福可以和集体幸福一致,推动国家发展。

      中国的缺点也是其发展潜力

      中国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科学、教育很多方面还落后于西方。但是,中国已经从近代最严重的内忧外患中走出,不会再陷入1840年到1940年的百年黑暗。

      我们不能排除中国有可能在本世纪内比美国做得更好。

      美国的缺点,因为不同的原因,几乎都比较难改。而中国的缺点特别明显,很多是大家都有共识的缺点,而且大多数缺点都有改进的目标和方法。因此,中国的缺点也就成为中国发展的潜力。中国如果没有了目前的明显缺点,可能我们还不知道下一步发展应该怎么做,而有明显缺点就可以通过努力来改正、改进、改造,而逐步推动中国的进步。积小成大、集腋成裘可以使总体进步相当可观。

      这也由过去30年的进步所注解:这种进步并不是很多大人物做大事的结果,而是很多人从多方面推动的结果。30年前有很多当时认为很困难的事情,后来都解决了。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生活的江西南昌,肉类极其缺乏并持续多年,蔬菜、中秋月饼要定量,每年春节才有按家庭人口供应的所谓“年货”,不过是目前常见的腐竹、香菇、木耳、冰糖等。通过中国人民30多年的努力,中国不仅远离经济崩溃的边缘,而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

      与其在海外批评,不如回中国实践

      很多海外华人批评中国的各种问题,有些非常中肯。但是,与其在国外批评、抱怨,不如在国内批评、做具体工作。在国外批评中国无需很大的勇气,起的作用也有限。在国外不是不能为中国做事,但不如在国内做的事多。

      目前在国内,精神和气魄上,无人能像梁漱溟、马寅初那样有脊梁;实事和业绩上,无人能赶上“两弹一星”时期的科学家那样为中国做出巨大的贡献。

      回国来参与工作,可以推动中国解决一些问题,一些很明显的问题,即使是解决很小的问题,也是贡献。正因为中国不如意处还很多,所以才需要吸引更多的人、需要支持和鼓励更多的人做好各方面工作。

      回国后的这段经历,让我对回国不仅不后悔,而且很乐观,并希望更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加盟”。国家已经对年轻人回国以“青年千人计划”提供支持,也会对已经回国的年轻人提供支持。

      有些人好心地为我们回国工作遇到阻力而担心。同样的担心可能影响海外学者和学生。由于多种原因,在国外做教授的华人绝大多数尚未回国,即使是人们误以为回国人数多的生命科学领域,真正全时到位的估计不到10人,一些人在观望,一些人在过渡。

      阻力虽然是一个问题,但如果没有阻力,我们的工作可能价值很小,因为人人都能做。有阻力的工作才需要人做、才更值得做。

      国家坚定地支持发展所需要的改革,海内外人心所向也非常明显。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在国内工作的前景很乐观。

      美国总统肯尼迪曾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今天我们的时代可以说:“不但要问中国还有什么问题,而且要问你可以为中国解决什么问题。”